4200

主题

420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033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4-21 00:16:2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中国创业板创建心路历程

来源:  证券时报? ? 记者高峰

  历史再次向中国创业板展现灿烂的笑容———

  在充满期待的2008年,共和国《政府工作报告》中继2001年后再次发出“建立创业板市场”号令,国人十年的期盼或将成为灿烂现实。

  创业板向我们走来!

  向正在崛起的资本大国走来;

  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走来。

  她从激情中走来,曾经沧海难为水;

  她从风雨中走来,曾经惆怅和彷徨……

  缘起——

  政治家高屋建瓴

  美国着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布坎南描述重要国策出台过程是:精英经济学家倡导———一般经济学家理解———新闻媒体大肆宣传———政治家接受。

  然而,中国创业投资体制和创业板的创建却是个例外,它从萌芽状态就和政治家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当国门洞开,世界新技术革命的浪潮扑面而来,中国政治家发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声音,石破天惊,振聋发聩。

  1984年,国家科委组织了“新技术革命与我国的对策”课题研究,提出建立创业投资机制促进高新技术发展的建议。

  1985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指出,对于变化迅速、风险较大的高新技术开发工作,可以设立创业投资给予支持。此后10余年中,仅以党和国家名义颁布的关于促进科学技术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几乎年年不断,而关于建立创业投资机制和发展风险投资事业的论述郑重地纳入这些纲领性文件中。1996年,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也将创业投资这一概念纳入法律条款。

  诚然,国家发展科学技术的大政方针在全国催生了一大批高新技术园区,但由于政策环境不配套,科技风险投资事业未能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一些创业投资机构为规避双重税赋,开始不务正业,投资股市等趋之若鹜。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为深入研究创业投资机制,1996年国家科委派出访问学者赴美学习。

  1997年,在党中央“科教兴国”战略方针指引下,注定我国创业投资将酝酿“变身”。

  1998年1月,国务院总理李鹏主持召开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会议决定由国家科委组织有关部门研究建立高新技术企业的风险投资机制总体方案,进行试点。2月,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批示,由国家科委牵头,国家计委、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等组成的部际协调小组成立。

  3月,民建中央向九届全国政协会议提交《关于借鉴国外经验,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

  放眼世界,发展风险投资事业必然与资本市场紧密联系。风险投资是以股权投资的行为支持创新型中小企业的过程,它不以投资分红为目的,而始终要寻求定价机制套现,这个定价机制就是股票市场。

  然而,1998年中国还在亚洲金融危机阴霾笼罩下,且被定为“金融风险防范年”,人们谈论风险投资时常常难以分清“此风险”与“彼风险”,只有在“科教兴国”的大政方针下提出建立“科技”创业投资体系并相应地建立“高新技术板块”股票市场才最容易形成共识,才能取得突破性进展。

  1998年8月,中国证监会主席周正庆视察深圳证券交易所,提出要充分发挥证券市场功能,支持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促进高科技企业发展,在证券市场形成高科技板块。对真正有成长性、有潜力的高科技企业,证监会将在上市额度等方面给予优先支持。

  虽然,此“高科技板块”与后来的“高新技术板块”、“高科技板块”等不是同一个概念,但毕竟为科技创业投资企业带来阳光。从此,围绕科技创业投资与资本市场结合的行动迅速展开。

  9月,科技部副部长邓楠会见香港联交所总裁沈联涛一行,商讨创业投资企业和内地高新技术企业赴香港即将启动的创业板上市事宜。

  10月,科技部向中国证监会提出解决高新技术企业A股市场上市指标和鼓励高新技术企业境外上市政策建议。

  12月,国家计委向国务院提出“尽快研究设立创业板股票市场问题”,国务院要求中国证监会提出研究意见。接着科技部、广东省人民政府等从不同角度提出建立二板市场的建议。

  1999年1月,深交所向中国证监会正式呈送《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进行成长板市场的方案研究的立项报告》,并附送实施方案。3月,中国证监会第一次明确提出“可以考虑在沪深证券交易所内设立科技企业板块”。

  1999年4月,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造访美国纳斯达克市场,题词:“科技与金融的纽带,成功与运气的摇篮。”给正在如火如荼地探求高科技企业与资本市场结合的人们注入强心剂。

  8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的决定》指出,要培育有利于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资本市场,逐步建立风险投资机制,适当时候在现有的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专门设立高新技术企业板块。

  然而,就在高新技术板块准备“搭车”主板时,有识之士指出,在A股市场“挂”一个高新技术板块,容易成为千疮百孔A股复制品,难以形成创业投资市场定价机制和资本撤出机制;况且,究竟什么叫高科技,恐怕连瑞典皇家科学院也难拿出一个判断标准来;由某一个或几个人和政府机构是难以做出什么是高科技的恰当判断。这些问题应该交由市场来判断,至于监管当局,只要努力营造一个适应高科技企业成长的市场环境就足够了。

  一些有识之士还对一些部门提出设立二板市场的名称表示异议,认为叫二板有低一等之嫌,建议采用“创业板”名称。

  2000年4月,当时刚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不久的周小川在“2000年中国企业高峰会”上表示,中国证监会对设立二板市场已作了充分准备,一旦立法和技术条件成熟,我国将尽快成立二板市场,为我国证券市场补充新的内容。

  业界开始注意到,周小川此次称二板而不称高科技板,耐人寻味。

  4月下旬,中国证监会向国务院报送了《关于支持高新技术企业发展设立二板市场有关问题的请示》,就二板市场的设立方案、发行上市条件、上市对象、股票流通以及风险控制措施等问题提出意见。《请示》还认为,在全球交易所的合并趋势下,建议对我国现有证券市场作一个明确分工,由深圳证券交易所尝试建设我国二板市场。

  2000年5月16日,国务院讨论中国证监会关于设立二板市场的请示,原则同意中国证监会意见,将二板市场定名为创业板市场。

  创业板筹建

  激情岁月再现“深圳速度”

  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受命探索建立创业板市场,对深交所来说,既是一次巨大的历史机遇,更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这次挑战比以往更全面、更深刻。

  自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的决定》出台后,深交所迅速成立了高新技术板工作小组,做了大量的信息收集和市场调研工作,了解上市公司资源情况,对1000多家高新技术企业进行了调查统计。从2000年3月开始,当年先后在全国19个省市举办33次高新技术企业上市培训班,共有3318家企业参加培训,参加培训人数达6540人。6月30日成功建成深交所第二交易结算系统,该系统综合处理能力2000万笔,比原有系统提高3倍以上,为创业板市场开设提供了技术保障。

  时序进入8月,深交所按照中国证监会“创业板建设倒计时”的要求,在确保主板市场安全运行的前提下,全力进行创业板市场筹备工作,再现了“深圳速度”———在3个月时间里,完成了创业板市场发行、交易结算和会员管理四大业务规则的制定工作,形成了9个方面的专业咨询文件,向社会征求意见;确立了创业板市场的组织体系,设立两个专门委员会和八个职能部门;制定了创业板市场发审工作规则、操作流程以及创业板市场监管工作规则和操作流程,完成了监管部门内部组织架构以及办公系统的需求设计;完成了创业板市场交易、结算、通讯、监管系统的测试、验收工作;改造完成了创业板行情另板显示的技术准备和证券商技术系统;完成了创业板市场指数编制方案,并进行了模拟测算;完成了创业板市场证券编码、证券托管和资金交收的准备工作;编写数十万字的创业板市场宣传培训材料;等等。

  创业板呼之欲出,创业投资骤然升温。

  据2001年6月的一次调查显示,当时全国创业投资机构(不含各类投资管理顾问机构)达200多家,资本总额近年200亿元。经抽样调整推算,全国创业投资公司实际用于支持高新技术创业企业的资金规模约60亿元,所支持的企业数达700多家,其中对起步期、成长期等创业前期企业的投资占70%以上,远远高于国外通常仅占50%左右的比例。尽管在创业投资资本总额中,来自民营企业与个人的资金仅占16%,外资占19%,但与前两年几乎是空白的状况相比,增长趋势是明显的。不少地方通过政府资金有效地引导了民间资金进入创业投资领域。如深圳创新投资公司在设立后的短短两年时间里,由于取得良好业绩,吸引了国内外机构与个人争相参股,由最初5亿元的国有出资,通过吸引企业资金参股并不断增资扩股,已形成30亿元的可投资能力。上海创业投资公司主要通过参股形式,与民间或外资机构合资设立了11家创业投资公司,以6亿元政府财政资金带了18亿民间资金和5000万美元外资。

  全球市场哀鸿遍野

  中国创业板难产

  国际创业板市场风云突变。

  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以纳斯达克为代表,以高科枝企业为主要投资对象的全球各股票市场开始单边下跌行情。高涨了十几个月的纳斯达克指数到2001年3月跌去70%,超过了1929年纽约证券交易所股指暴跌幅度,按市值计算,投资者损失高达数千亿美元;与此同时道琼斯指数也下落20%左右。在股市投资者一片哭声中,美国经济增长结束了长达100多个月的高涨历史,开始步入紧缩时期。随着推进新经济发展的全球典范———纳斯达克市场的急转直下,香港、韩国、德国等创业板市场的走势也快速恶化。

  科技网络股泡沫破灭,国际市场哀鸿遍野,中国创业板厄运当头。

  国际市场走势变化,本来对相对封闭的中国股市的发展并无直接冲击;然而,一些国际专家和热心人却以纳斯达克走势告诫中国,在设立创业板市场上应慎之又慎;国内一些人也以美国股市的狂落为依据强调国际社会中创业板运行尚无成功先例,在中国设立创业板,不仅条件尚未成熟,而且风险极大,不符合政治决策中“稳定压倒一切”的原则。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2000年上半年前,无论是国际友人还是国内一些志士都曾以美国纳斯达克的成功为例,极力主张中国设立创业板,而短短数月后,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美国感冒,中国就发烧。”人们不禁要问:中国是否设立创业板真要按照美国股市走势抉择吗?

  当然,也有不少志士指出:股市成功与否,应以其功能发挥的状态为评价标准,不在于推进股指高涨,而在于资产定价、风险分散和促进资源配置。纳斯达克在近二十年的功能发挥中,不仅有效激励全美范围内的创业投资,成为“硅谷”科技开发和科技成果产业化的主要支持机制,而且已经培育了一大批世界级大公司,如思科、微软、英特尔、苹果、甲骨文等。纳斯达克虽然指数下落,但它的历史功绩并不因此定为“失败”,它的功能也不会因此丧失。它仍将在激励创业投资、推进高科技开发和产业化、促进经济结构调整方面发挥积极重要作用。纳指下跌,并没有人提出取消纳斯达克市场的议案,而是积极探讨如何完善市场监管机制。就此而言,中国更没有理由因近期纳市走势而暂缓创业板的设立。从前车之鉴来说,中国正确的选择是总结纳市经验教训,加强创业板市场各项制度研究,使中国创业板市场从运行伊始就处于规范化程度高、监管体系比较完善的格局中。

  在一片激烈的争论中,注定中国创业板热开始降温。

  时至2001年8月,中国证监会首席顾问梁定邦在广东南海就创业板迟迟不推指出三点原因:一是各方人士对创业板把关手段还有疑虑,会不会产生巨大风险;二是中国证监会也在不断优化有关程序;三是大家对目前是不是推出创业板的最佳时机还没有形成共识。他透露,国务院已委托香港证监会对内地创业板建设做评估。评估报告已上报有关部门。他认为创业板推出最快也要等到第二年初。

  人们不得不以“小人之心”对这份已上报有关部门的评估报告有一种不祥预兆。因为香港创业板恶化的原因是由于上市资源匮乏,对上市对象饥不择食,结果导致上市公司普遍亏损,财务丑闻不断。在香港创业板陷入困境,且对内地上市资源虎视眈眈时,在其家门口兴办一个创业板市场,其心情可想而知。

  10月,中国证监会主席周小川在深圳出席第三届高交会,在回答记者“创业板还有没有戏”的问题时表示,创业板出台时间为期不远,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由于海外新型资本市场的形势变化,推出创业板的时间比原来设想推迟了,但是这并不是意味深圳创业板没戏了,而是很有戏。

  决策的天平最终倾斜。

  正当人们对创业板尚存一线希望时,2001年11月7日,朱镕基总理在文莱表示,吸取香港与世界其它市场的经验,把主板市场整顿好后,才能推出创业板。在证券市场未整顿好之前,如果贸然推出创业板,担心会重复出现主板市场的错误和弱点。

  至此,创业板热降至冰点。

  2002年10月,朱镕基在深圳休假期间指出:“关于创业板,当初急了一些,乐观了一些,后来发现条件不成熟,这事摆在心上了。”这当然是后话了。

  设立中小板探路

  曲线建设创业板

  创业板冰点,使有着无数改革开放光环的深圳黯然失色。

  2000年9月15日,中联重科(000157行情,股吧)在深交所发行上市后,深市被停止在主板发行新股,全面进入创业板市场的筹建。创业板市场建设戛然而止,深市主板合并到沪市的说法甚嚣尘上,加之上海方面不时向在深的金融机构、龙头企业伸出橄榄枝,而一些金融机构、龙头企业也对移师上海蠢蠢欲动。

  以金融业创新繁荣发展而自豪的深圳这面改革开放旗帜受到严峻挑战。

  2003年网上一篇《深圳,谁抛弃了你》的万言书,在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

  3月5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副省长宋海领衔的数十位代表向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提交《关于尽快推出创业板市场的议案》,建议国家抓紧出台创业板市场相关法规,采取分步实施方式,推进创业板市场建设。

  从这一年起,每年“两会”必有关于推进创业板市场建设的提案,也必然引起新闻媒体的高度关注;而每年的答复大致是:按照国务院的部署,认真总结国内外创业板市场经验教训,以及国内主板市场的运作情况,审慎研究国内创业板市场建立的相关问题,努力为创业板的顺利推出创造条件;国务院对创业板市场十分重视,适时考虑推出创业板。

  在创业板冰点的岁月里,创业投资机构信心低迷。从2001年下半年开始,全国几乎没有新的创业投资机构设立,已设立的创业投资机构也纷纷改变投资方向,投资于股票和房地产等领域的资本额占到创投资本总额的70%以上。

  在创业板冰点的岁月里,世界各大证交所纷至沓来,争夺上市资源,一大批科技企业和新商业模式企业纷纷赴境外上市。面对这种窘境,国内业界疾呼: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让国人分享经济增长成果。

  在创业板冰点的岁月里,深交所栉风沐雨,上下求索。2002年11月28日,深交所在给中国证监会《关于当前推进创业板市场建设的思考与建议》中,建议采取分步实施方式推进创业板市场建设。围绕分步推进创业板市场建设思路,深交所制定了《创业板分步实施白皮书》、《中小盘股市场实施方案》和《创业板市场分步实施路线图》。在创业板市场上市资源培育方面,深交所成立了创业企业培训中心,仅3年时间里共举办培训班近50次,近4000家企业高管参加培训。深交所对进入辅导期拟上市企业进行两次全面调查,建立了拟上市企业库。

  200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小企业促进法》实施,对发展中小企业提出包括直接融资在内的一系列要求,使得创业板市场的分步实施具有了紧迫性和必然性。

  从这一年开始,深交所联合科技部、国家发改委、深圳市人民政府,每年在深圳举行一届中小企业融资论坛,专家学者无不为对GDP贡献率超过“半壁江山”、解决城镇就业超过75%而有强烈融资诉求的中小企业献计献策,为创业板分步实施摇旗呐喊。

  2003年金秋十月,党的十六届二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指出,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完善资本市场结构,丰富资本市场品种,推进风险投资和创业板市场建设。

  2004年1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和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建立满足不同类型企业融资需求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分步推进创业板市场建设,完善风险投资机制,拓展中小企业融资渠道。

  这两个纲领性文件为创业板分步实施的第一步骤———中小企业板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2004年5月17日,经国务院批准,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复深交所设立中小企业板市场。这个在主板市场框架内相对独立运行,并逐步推进制度创新的新市场的诞生,标志着分步推进创业板市场建设迈出实质性步伐,它肩负着为创业板市场建设积累经验和打下坚实基础的使命。

  资本大国崛起

  创业板市场应运而生

  曾几何时,创业板难产缘于“要把主板市场整顿好”。

  众所周知,我国证券市场产生于“所有制崇拜”年代,股权分置的制度设计是一种很无奈的选择。从上世纪末开始,麻烦接踵而来———一股独大、包装上市、关联交易、虚假陈述、掏空上市公司等问题经常“合理合规”地发生着。由于这些问题暴露和股权分置的悬而未决,从2001年开始,股市步入漫漫熊途,使资本市场融资功能、资源配置功能、价格发现功能、经济“晴雨表”功能及投资增值功能都在“全面紊乱、退化”。而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犹如打开“潘多拉匣子”,一次次匆忙打开,放出来的竟是魔鬼,股市风声鹤唳;而一关上又把希望关在里面。

  2005年,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一场“开弓没有回头箭”的股权分置改革大幕拉开,我国资本市场发生了转折性变化,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并呈现迅速繁荣发展态势。资本市场在基础性制度建设、发行制度改革、上市公司质量以及投资者结构等方面取得举世瞩目成就。我国证券化率从不足50%提高到超过100%。海内外舆论认为,伴随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正从实业立国向金融富国过渡,从资本短缺国向储蓄国走来。中国资本市场已成为居民和企业财富管理的重要平台,庞大的财富管理需求,开始成为繁荣资本市场的澎湃动力。在古老的华夏大地,一个资本大国正在崛起!

  时序进入2007年上半年,在我国金融市场流动性十分充裕的背景下,热钱不断涌入股市,导致供求关系失衡,一时间关于“全民炒股”的话题沸沸扬扬。为了优化资本市场结构、解决股市供求关系,国务院有关领导再次将建设以创业板市场为核心的多层次资本市场提上议事日程。

  曾几何时,建设中小企业板就赋予它为创业板启动探路的重任。三年多来中小板发行上市企业200多家,市值过万亿元,中小企业板已成为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资本市场改革关键时期的关键人物、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指出:中小企业板作为分步实施创业板市场的第一步,三年多来在监管创新、诚信建设、规范运作、信息披露等各个方面积累许多经验,为创业板市场建设打下良好基础。推动以创业板市场为重点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的条件已经比较成熟。

  诚然,中小板问世带来的财富效应开始激发创业投资升温。以深圳为例:2002年—2006年创业投资机构由124家降至27家,2007年骤增至250家。

  2007年8月,国务院批复以创业板市场为重点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方案。尘封近7年的创业板市场建设又浮出水面。

  一年之计在于春。2008年新年伊始,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力争今年上半年推出创业板市场”的发展大计一言既出,立刻引起热烈反响,业界充满期待。

  创业板市场在资本大国崛起中应运而生,也是服务国家发展战略核心内容的需要。

  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是我国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是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加快创业板市场建设,全力支持企业自主创新,是我国资本市场落实国家自主创新战略的重要内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可以预见,以充满活力的创业板市场为纽带,必将促成科学家、企业家和千千万万投资者的结合,进一步激励中华民族的创新精神和创业勇气。这种创新精神和创业勇气不仅是新经济发展的灵魂,更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不竭动力。

  建设创业板市场是一个全新的极富挑战性的领域,在发展过程中必将面临重重困难和风险。“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们期待着中国创业板市场建设者,以振兴国家和民族为己任,励精图治,奋力拼搏,完成伟大而光荣的历史使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亚博|小黑屋|中财园在线 ???

GMT+8, 2019-9-2 04:52 , Processed in 0.23501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5 中财园在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